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动态 > 正文

乘客手机从厕所掉下火车

  1. 添加时间:2016-05-04
  2. 文章来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阅读次数:
每天暴走20公里巡视铁路线,两个月就穿坏一双鞋……并不是每个在百里峡火车站候车的旅客都会注意到铁警张桂田。他是这里唯一的驻站民警,每天接站送站、维护秩序、安检行李,全是他一人当家。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,记者跟随张桂田一起体验了岗位上的劳动节。
 
  百里峡车站位于京西群山中,是京源线上的一个小站,从出站口到进站口只有500米。然而每到旅游旺季,这个毗邻野三坡百里峡景区,周边有十渡、野三坡等多个著名京郊旅游景点的小站,就成了不少市民前往房山旅游的重要停靠站,来往游客川流不息。
 
  4月30日晚,记者与游客一起乘坐北京西到涞源的6438次列车抵达百里峡车站。晚8点44分,列车准点到站,刚才清静的站台立刻人头攒动。很少有人会留意到,站台上还有一名民警在维持秩序,以保证他们能够在列车停靠的短短两分钟内安全上下车。有人下车后兴奋地站在火车前拍照合影,张桂田见状立刻上前提醒,“小心,您越过安全线了,请不要在站台停留”。
 
  “从劳动节到国庆节,我们百里峡都是旅游旺季,周末每天的客流量稳定在千人左右。”张桂田热情地向记者介绍,为应对客流增加,4月30日至5月2日,铁路部门每天加开了两趟北京往返涞源的旅游列车,这样百里峡车站假期每天停靠4趟列车,“游客来旅游就方便多了”。张桂田没有告诉记者的是,他的工作量也随之翻倍。
 
  5月1日早8点半,记者跟随张桂田开始一天的巡线工作。没走几步就发现他脚上的皮鞋踩地的声音和普通皮鞋明显不同,询问后才得知,为了减少磨损,张桂田为统一配发的皮鞋都钉上了铁掌,即使这样,不出两个月鞋头也会被磨漏,张桂田是所里出了名“最费鞋的人”。
 
  从百里峡车站到野三坡要过五个隧道、两架桥。隧道内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细心的张桂田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手电递了过来,“你们用这个,这条线我闭着眼都能走完。”记者跟在他身后,全神贯注紧盯着眼前的枕木,稍不留神就会被枕木间的碎石绊一个趔趄。而走在前面带路的张桂田则不时环顾四周,并观察铁道线上是否有障碍物。“小心拉杆,别绊着。”张桂田提醒道。
 
  其实,张桂田“闭着眼也能走”的熟练也是摔出来的,他撸起右边裤腿,记者看到他的小腿已经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,遍布红色伤疤。“一次冬天结冰,我一脚踩空,从铁轨旁的坡上跌下去,缝了14针。还有一次过隧道,一步脚没抬到位,绊倒在钢轨拉杆上,爬起来后整个鞋里都是血,还是右腿小腿,缝了18针。”张桂田轻描淡写地向记者讲述他腿上一块块伤疤的来历。
 
  由于许多地段两边都是山崖,巡线时只能在枕木上行走,稍不留神就会掉进枕木间的碎石中。记者发现,枕木间距40厘米左右,走惯了枕木的张桂田即使在平路上步距也保持着这个长度,相比于常人又短又疾。刚走出几公里,记者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以至于56岁的张桂田要不时停下来等待。
 
即将走出全长1公里的隧道,张桂田指着隧道口的一个排水沟告诉记者,他曾在这里帮一位游客找到丢失的手机。那是去年7月19日,张桂田正准备去野三坡车站参加临时值勤,一女士焦急地跑来求助,称路过百里峡车站时不慎将手机从厕所掉下车,手机里存着她资助的涞源山区特困孩子及家庭的图片资料。询问详细经过后,张桂田立即带上手电出发寻找,花费4个小时徒步搜寻20多公里,途经六条隧道、两架桥,终于在百里峡进站一号隧道93公里100米处的排水沟中找到手机,完璧归赵。
 
  张桂田所在的白涧站派出所王政委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老张爱人身体不好,去年因为心脏病住院,又查出脑梗,住了十天院,他只回家陪了两天。提起家人,张桂田眼皮耷拉下来,面露愧色,“她是累病的。她特别支持我工作,从没有一句怨言。过几年我就退休了,到时候带着媳妇和孩子,一起坐火车旅游去。”张桂田计划着。那个时候,为旅客服务二十多年的他再也不用为站台秩序和旅客安全操心,终于可以安心地当一名乘客了。
  “来车了,快进避车洞!”火车进隧道时没有鸣笛,记者并未察觉,张桂田却已听见响声。
 
  每到旅游旺季,张桂田的巡线工作又增加了新内容。“有时候游客心血来潮,会上到铁道线上取景拍照,这十分危险,我们得劝阻,大部分游客还算配合。”而入冬到了淡季,张桂田又要和羊群“作斗争”,为了避免羊群上铁路的情况发生,他给沿线村庄里的羊主人讲铁路法,有时还要帮他们一起驱赶误上线路保护范围内的牲畜。
 
  大半天的巡线工作完成后,张桂田回到车站办公室。椅子还没坐热,又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乘客敲门求助,“警察叔叔您好,我身份证丢了,没法买火车票。”张桂田立即起身帮忙处理。由于他的办公室设在站台内,隔壁就是候车大厅,因此张桂田也成了车站的“义务咨询员”,即使是休息时间也经常要帮游客解答和处理各种问题。
  每晚,张桂田睡在办公室的床铺上,他解释这样能观察列车情况,第一时间对突发事件作出反应。记者听着窗外轰鸣的汽笛声,疑惑他如何入眠。张桂田笑说,习惯就好,“而且我也不能睡得太沉,手机24小时保持开机,夜里打过来的电话都是急事,可不能耽误了。”


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xingxi365.com星系网
上一篇:hg0088:英特尔要放弃手机和平板业务了吗        下一篇:没有了